啊逃避

【寡红】魔女的黑猫与黑猫的魔女^上

午夜时分,灰云朵朵堆积在一起,簇拥着饱满的月亮。寂静的悄无声息的夜晚,一抹浓影穿透了绵绵的冰凉的云朵,又摇摇摆摆地晃过月盘,影子忽上忽下极不稳当。

……

「你听说了吗?Wanda今天从扫帚里摔下来了,Maximoff家的小魔女几乎没有一点飞行的天分。」

「早知道了,混血的就是不行。」

「对了对了,她的灵妖居然是一只碧眼黑猫。」

「哈哈哈,确实邪门到了极点。话说,你见过那猫吗?它的眼神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

“你不是傻瓜?噢,有本事证明一下啊,你若是在这天空飞上一天一夜不掉下来,那我们就信。”

“她真的去了……”

“果然愚蠢得不行。刚刚那黑猫还一直瞪着我。”

……

Wanda用力捏住扫帚柄,两腿弯曲向后,银牙紧咬,她一定要证明——血统根本无所谓,她也不是什么蠢蛋,她的Romanoff更不会带来厄运!

魔女的头发被气流冲得散乱,大大的眼睛被吹得生疼, 酸涩的液珠钻出眼眶。她一往无前。

趴在羁绊者两腿间的猫支起身子,轻巧地跳上Wanda的脑袋,随即很不雅观地附在那人脸上。

“Natasha Romanoff,你在干什么?”眼前一片漆黑。

猫变本加厉,她伸出舌,温柔地舔弄对方冰凉的耳廓,“宝贝,休息一下。”

温软的物什激起一层鸡皮疙瘩,细腻的快感不可忽略。扫帚似能感知到主人刹那的分心,它愈发剧烈地摇摆着。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会生气的。”Wanda的声音已然带了哭腔。她们就要摔下去了。

“小魔女,你本不必这样拼命。Maximoff先生没有魔法师的血统,你的魔力定不会如他人一般强大。”况且,那帮人不过是拿小家伙找乐子。

“Nat,我得试试——”

“你坚持,我陪你。”猫伸直尾巴,深蓝光点在尾尖绽放,光波缓缓逸散开来,继而会聚成有实体的耀眼光束托起一猫一人一扫帚。

“灵妖不被允许使用法力啊。你,你以这个威胁我,我也不会放弃的。”

“威胁?我宁肯遭天谴也不愿让你受苦。你该学会爱惜自己的,宝贝。随我回去吧。”

“我可以的!我自己可以的……”我不是废物。

“你以为你支撑得了吗?!不就是一群善妒的小人,理她们做甚。”猫的声音陡然尖锐,强弱不定的蓝光暗示了情绪的波动。

“你不会懂的,你不会懂的。”

“好,我不懂,但我既成了你的灵妖,那我便会尽全力保你一世安康,护你一生喜乐。”

“……”

“算我求你了。跟我回家,好不好?”

“……”

“不回答就是默认。”

猫舔舔掌心,抽动尾巴,驱使着扫帚极速前进。

“诶,你,Romanoff,你今天好凶好强硬噢……”在Natasha认为自己不会再得到任何回应的时候,一缕软绵绵的呢喃飘进了猫三角形的耳朵里。

“傻瓜,你听明白我的话了吗。”

“听明白了。她们都是坏蛋,你是好蛋。Wanda不理坏蛋,听好蛋的。”

叹息溢出猫的嘴,“算了,小傻瓜。好蛋会好好照顾傻蛋的。”

……

扫帚平缓地淌过星河灰云,驶向掩盖在繁枝茂叶里的透着暖光的小屋。

这个点,寻常人家早歇息了,Maximoff夫妇却站在家门口。若是仔细看,必能发现那位先生眉头紧皱,双唇紧抿;那位女士不时抬头望天,焦虑万分。突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吐出绵长的气息。

他们注意到了从远处过来的扫帚。

没什么事能比每天看到小女儿安然无恙回家更让夫妇俩高兴的了。噢,Wanda已经学了一年的飞行了,她快毕业了,这件事好像更使人开心。

两人相视一笑,关了而后进了卧室假装已经沉入梦乡。懂事乖巧的女儿总是怕他们担心。

……

“Wanda?醒醒。甜心?宝贝?”猫无奈地摆摆头,心想迷糊虫要是飞着飞着睡着了可怎么办。见魔女毫无动静,猫思来想去仔细掂量,觉着自己应该是搬不动一个人进去的。至于法术?冒着遭天罚的风险,只为了把人弄进去,不行不行。

被迫之下,Natasha踱步至魔女面前,用身上软毛蹭Wanda的鼻孔。

“阿,阿嚏!”









啊啊啊我今天看了《魔女宅急便》,联想到了这样一个故事,漏洞很多的故事噢,海涵啦(*^▽^)/★*☆


【寡红】Wanda和娜塔糖果厂2.0

“啊!”小姑娘紧紧拉扯着夹克衫的袖子,紧张得不行但还是忍不住低头瞧瞧。天,鬼知道看着自己在完全透明的滑梯里高速下滑有多恐怖!还是闭眼为上闭眼为上。

一秒,两秒,三秒……十五秒,滑梯趋于平缓,Wanda逐渐放下心来,她微睁双眼,却见自己正向前方颜色怪异的小池逼近。那池子映在小姑娘呆滞的眸里不断放大,她必须要有所行动。

于是,Wanda试着用四肢抵住滑梯来防止变成落浆鸡。可保护布将她从腰到脚地包裹了起来,小手也被套上了坚硬的护具,想要自行停止简直就是做梦。

妈呀,谁来拯救她呀,没办法了。她扭头看向起点的位置,大声呼喊这里唯二的人:“Nat!!!我要掉进一个池——”

“唔……”显然,在Wanda呼救的同时,她已经无可避免地一屁股摔进黏稠的浆汁里了。

甜蜜的果浆划过齿列,蜿蜒爬过软舌,争先恐后闯入体内。

小姑娘被狠狠呛了一口,她扒住池边撑起身子,随后不停地咳嗽,似要把五脏六腑都震出来。

好不容易舒缓些,Wanda呼出一口气,以上衣衣领作纸擤了擤鼻子,竭力将自己搬上岸去。

恰时,几乎与墙融为一体的电梯门缓缓向两侧拉开,Natasha步履匆匆地朝小家伙赶去。

这会Wanda上身的衣服早已不成样子,头发纠结在一起糊在脸颊上,嘴里不时吐出咳嗽声。很是狼狈。

“噢,可怜的宝贝,我这就带你去洗澡。”女人秀眉紧蹙,一把捞过小姑娘按在怀里,她快步往电梯走去,有些自责地咕哝着,“我就该亲自试试,看看设备到底靠不靠谱啊。我真是个蠢蛋。”

Wanda悄悄瞥了那人一眼,她用手揉了揉那人眉心的褶皱,两臂扣住对方修长的脖颈,小脑袋温顺地贴在女人的右颊上,“其实,其实,也没那么糟糕。我知道,你只是想让我体验一下坐滑滑梯下楼的感觉,那个果浆池也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惊喜呀。这个经历其实很奇妙。”

Natasha熟门熟路地跨进电梯间,抿着唇,目光粘在怀中人上——她这么软这么乖,这么善良这么可爱,这样下去我又如何舍得放她离开。

“哪是什么惊喜,是惊吓。”

“反正我是很惊喜的,特别惊喜。电梯到啦!”

……

“那什么,衣服浴巾都在里面悬挂着的圆形橱柜里噢。至于内裤,那条短短的紧身裤应该很适合你。”

“……好。”

……

Natasha倚在浴室门边,边等待小姑娘找衣服换衣服,边继续埋怨自己:我怎么会设置这么一个智障果浆池,她喜欢吃爆浆果不代表喜欢泡果浆啊啊啊。

Wanda刚推开门,一连串脏话就钻入了她的耳中,她默默看着女人骂她自己。得阻止Nat的精神自残行为。

“我好啦。”

“噢,是吗?快让我看看。”

衣服松垮得挂在小人的身上,快要滑下来的样子。

“噢亲爱的,真的很抱歉。”

“这样很舒服,我们接下来去哪?”

“嗯……我知道一个好地方!”

“那我们快去吧。”

“宝贝,领口滑到胳膊上了。”女人蹲下身子,变魔法般从口袋里掏出一卷胶纸,把宽大的上衣裤腰改造了一番。

“真不错,谢谢您!”

不错什么啊不错,这样看上去怪异极了。Natasha摸摸小孩湿漉漉的发,牵着温热的小手,领小人继续参观。

————————————————————————

怪味豆基地 9 a.m.

五颜六色的绵绵的像云一样的棉花覆盖了基地地面,七彩缤纷的怪味豆塞满了吊在天花板的大透明桶,机械手不断向桶中添加糖豆,因而常有豆子掉入棉花中。

“倒。”女人轻拍手背,发出指示。

“遵,命。”毫无感情的声音骤然响起,引得Wanda哆嗦了一下。

“嘿萨曼莎,我和你说过吧,说话要温柔一些。”

“无,此,设,定。准,备,开,始。”

“哗啦啦”,大桶改变了方向,糖豆倾泻而下,好像在下彩虹雨。

“哈哈哈~”小姑娘站在场地边缘观望着,眼皮簇拥起灰绿的眼珠,月牙似的卧蚕坠在眼睛下方,饱满的苹果肌鼓起。








啊啊啊假期开心(吗)啊啊啊天啊假期要没了我死了

啊啊啊哈哈哈中秋节啦寄宿生活太好笑了哈哈哈数学老师咋么这么可爱


【寡红】Wanda和娜塔糖果厂

看到这个标题一定会联想到《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吧哈哈哈,我参考了故事的发生背景和人物设定,但并未继承电影的核心思想,主要是描述两个人的故事啦。



“谁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小孩呢?”


源源不断的甜食从娜塔糖果厂产出。但是,传说这座日进斗金的神秘的工厂,没有一位员工,甚至从未允许任何一个人进入厂内。


然而今天,人们却从早报里读得这样一条消息——


一片小小的金色入门票被藏进了一块娜塔糖果里,也许是树菠萝奶昔夹心糖,也许是巧克力爆浆果,也许是弹力波波珠,也许是……抽中的幸运儿,有权参观整个糖果厂!在那位鲜为人知的厂主的带领下。


……


没关系没关系我只是试一下,抽不中也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就试试试试,拿我最爱的爆浆果吧。啊啊啊还是紧张啊。小姑娘将手揣进口袋里探了探,兜里没有多少钱了,她只有这一次机会。放松放松。女孩拍拍胸脯,长呼一口气,伸出手拎起一枚圆滚滚的糖,递给店铺老板。


“可爱的孩子,你手上那些钱足够了,请拿走它吧。小心点拆呀,祝你好运哟。”年逾古稀的老爷爷卧在轮椅上,笑眯眯地说着话。


“谢谢您啦。”Wanda展颜,以微笑报答老人的好意。


小姑娘双眼紧闭,小手熟练剥开糖纸,而后摸索了一番,异样的硬感爬上指尖。一瞬间,喜悦差点把她淹没,她小心翼翼睁开眼,不出所料,金灿灿的入门票正乖巧地倚靠在她的手指上。


“啊!”Wanda激动而短促地叫了一声。


“嘘,不要声张啊,悄悄带回家。”老人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兴奋,认真嘱咐。


“好的,真的很感谢您!再见啦!”女孩挥动胳膊,随即一溜烟没了影。


……


“请于礼拜天早上六点到达娜塔糖果厂门口,未成年人独自前往即可。我喜清净,请勿宣扬。”四颗脑袋凑在一起,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金票上的字。


……


周天  早上  六点


此时街上行人寥寥无几。


Wanda紧紧握好入门票,怀着期待又有些不安地独自站在大厂门口。


她上学放学都会路过糖果厂,还从没进去看看呢!


“进来吧,小家伙。”不知何时,的女人缓步走来。那人极其独特的嗓音扰乱了小姑娘的思绪,迫使她循声看去。


女人的身材是极好的,脸更是极美的:墨色眼镜架在挺拔俏鼻上,红唇丰润,皓齿微露,只可惜长眉明眸躲在镜片后看不真切。金发绕过后颈搭在胸前,同白皙的肌肤相得映彰。真真魅力无穷。


英文中有一词写作spellbind,spell译为魅力,bind译为捆绑,而spellbind译为诱惑。魅力将她捆绑所以她被诱惑。


Wanda顺从地挪步,抬起小手放在对方的手上,冰意瞬时附上她的掌心。


Natasha一震,噢,软软的温热的汗湿的东西贴上了她的手背,多久没人这样近距离接触她了,这种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她反手捉住女孩的腕,牵住暖和的手,十指紧扣。


小姑娘疑惑地晃了晃两人宛若粘合在一块的手,偷偷瞄女人。


“嗯,咳咳,我们家交往的礼节,礼节就是要牵客人的手。接下来,我要带你进去啦,小宝贝。”Natasha胡乱解释一通,推开闭合许久的大门,扯着姑娘步走了进去,“嘶,好冷。”


扑面而来的冷气。


Wanda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是啊。”


女人低头瞥身旁单薄的身影,“调高十摄氏度。”紧接着,她脱下红色的夹克披在Wanda身上,“调温度还需要些时间,你先穿上。”


“不不不,不用了。”


“穿好,乖。”


“嗯……”


“噢,对了,你想先去哪呢?”


“不是您带我参观吗?”


“啊我是那么说的吗?对了,我好像把入门票放在了——”


“巧克力爆浆果!”


“没错就是这个,那你一定很爱吃吧,要去看看它的制作过程吗?”


“可以吗?”


“当然可以,小姑娘。叫我Nat吧。你怎么称呼?”


“Nat?我的名字是Wanda Maximoff。”


“OK,Wanda,快和我来。”


……


任何人都不会猜到,也无法想象,下楼是坐滑滑梯,上楼呢,则是乘过山车。


此图源于网络啊啊啊我不知道是谁的啊啊
哈哈哈哈真实经历啊~( ̄▽ ̄~)~军训还是很好的哈哈哈哈

太爽了军被方队让我一辈子不想看见被子


耶耶耶我去军训啦啊啊啊我要哭了


军训延迟了哈哈哈少了一天啊啊啊啊开心到模糊开心到飞舞我死了哈哈哈哈啊啊啊啊


【寡红】月亮不见了

注:无任何科学依据啊啊啊啊

设定:月亮有人的形态但是四肢短小,发生意外体型会自动变小。守夜的人(?)会转化为月亮。



晴朗的夜晚,皎白的月酒足饭饱,捧着鼓鼓的大肚子漫步云端。或许是由于肥硕的肚腩阻碍了她看路,圆滚滚的身体狠狠跌倒,“噗通”一声摔入江河。

小男孩双臂叠起放在阳台栏杆上,诧异地看着月坠落,惊喊:“妈妈,妈妈!你看你看,月亮吃胖了掉到河里去了!”

“孩子,水面像镜子一样,它不过是映着月亮。”妇人慢悠悠走来,随口答着。

“可是,天上的月亮,没有了呀……”

……

“今晚22点22分,月亮在夜幕中消失。据目击者称,它不断缩小后坠入某市中心的小河里,当前大概只有一个盘子大。”

……

“此刻是22点30分,小型月再次失去了踪迹!它会在什么地方?若您看到,请尽快拨打以下电话:xxxx。”

……

“宝贝,守夜前不许吃这么多蛋糕,我和你说过吧。” 女人蹲下,捞起软趴趴的小月亮。

“Nat……第一次嘛,我不是很清楚……我现在知道了!”小不点蹭蹭对方手上肌肤,扒住那人的手指,抬眸与她对视,大大的眼睛晶亮。

Natasha扯开红色的马夹裹住小月亮,随即将小东西塞进胳肢窝夹好,嘴里哼唧着:“算了,走了,带你回家。”

女人利落跨上躁动的摩托车,顶着呼啸的气流向上冲。

“诶,Nat,天上没有月亮了噢。”小月亮费力地把脑袋探出来,默默提醒。

“蜘蛛男孩最近不听话老是往外溜,Tony忍痛罚他代你值夜。”

“呀嘿!那我可以变回来了吗!”小人儿举起粗短的胳膊欢呼。

“Wanda,好好呆着,风太大了。”

“噢……”


呼呼呼


“准备穿透云层,准备穿透云层,滴——”臀下的车剧烈颤动,微微发热,冲劲更足。

“3,2,1,go!”叽里呱啦的摩托车愉悦地窜进云间。

Natasha显然十分嫌弃座驾的嘈杂,她敲击它坚硬的外壳,希望它能安分点。更让人头痛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她甚至目睹了——

小月亮目不转睛地全神贯注地痴迷地注视着簇拥在一起的白云,钻入鼻腔的,映入眼帘的,是香甜的气息,诱人的外形。

垂涎欲滴。

吃一块吧,吃一块吧。Wanda这么想了,也如是做了。她努力够近在身旁的云,掰下一小块并迫不及待地投进嘴里。

苦涩感浸透小舌,无限蔓延。

“啊!好苦……”

“Maximoff小姐,云好吃吗?”红发女人一脸兴味地看着皱着小眉头的家伙。

“啊?呃,还行,还行,嘿嘿。”小笨蛋的眼睛乱瞟。

“那就好。我们快到了。”

“嗯,好的,好的。”

……

“到了!呜,我要洗澡睡觉觉了!”

“等等。”Natasha揪住小月亮的腿提起,扔在床上,“你今天可是犯错了噢。”

“那是因为我没经验!”Wanda肉乎乎的脸蛋鼓起,满不服气。

“哦~你没经验。好吧。不过,我似乎嘱咐过某个贪吃鬼很多次呢。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你,我,那那那,那你惩罚我吧。哼!”

“怎么罚?小姑娘。”

“……你说。”

“一,往后十天的饭都是云,我看你挺爱吃的。二,保持这个体型半个月。”

“……”阴险,歹毒!小月亮晃晃头,小脸涨得通红,碧色眼珠滴溜滴溜转,思索着如何才能让Natasha从轻发落。

有了!

“我同意你上次说的姿势!”

“嗯?真的吗?”

“我不想吃云,你看我这个尺寸也不适合你……对吧?”

“对。”

“那我变回来啦!”

“可以。”

“明天吃——”

“甜甜圈。”

“耶!”

……

“舒服吗?”

“舒服……”

“你好像不太乐意。”

“舒服极了!”

“那我们再来一次。”

“……”






啊啊啊奇怪的文章,奇怪的走向啊啊啊啊,会不会很不清水啊,对不起我被某学科折磨得神志不清了

百度给我推送“优雅屁学,在线教你如何闷声放大屁”哈哈哈,不过还是很有用的嗯ヽ(○^㉨^)ノ♪
吧……哈哈哈对不起还是有点搞笑,谢谢那个百家号啦啦啦哈哈哈还是好搞笑